記憶中的溁灣鎮
專欄:長沙記憶
發布日期:2019-12-16
閱讀量:3287
作者:城市記憶
收藏:
長沙溁灣鎮,位于岳麓區湘江西岸,東起老碼頭,西接溁灣橋,南止湘江大橋西端廣場,是長沙河西唯一屬于城區的老集鎮。下午是分組討論。站在麓山賓館看對面窯坡山,已經沒有山了,正建一個大的中心小區。


文/柳建球


長沙溁灣鎮,位于岳麓區湘江西岸,東起老碼頭,西接溁灣橋,南止湘江大橋西端廣場,是長沙河西唯一屬于城區的老集鎮。

長沙最早的集市之一




“溁”,舊志中作“瀠”,溁灣即“瀠回的港灣”之意。古時這里有河流溁灣水,“溁灣水出麓山左自之字灣來,曲折數十里為溁灣鎮,可通舟。濱江三里穿孔,道繞溁灣市北以出,將入大江。鎮因水而名。

由于溁灣鎮為長沙至貴州古驛道的首站,又緊鄰湘江碼頭,在湘江未建大橋之前,是長沙城湘江兩岸的主要渡口,系湘中地區水陸交通要沖,因此自古為商業繁華之地。溁灣鎮古稱溁灣市,是長沙古代最早形成的集市之一(雖為集市,實際上是一條老街)。


今溁灣水早已淤塞,溁灣橋亦不存,僅留與溁灣鎮相關的街名,如溁灣路、溁灣橫街和溁灣橋路等。今溁灣鎮為岳麓區的商業中心區。

而我要說的溁灣鎮卻不是古代的溁灣鎮,而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我所知道的溁灣鎮,如果和一些老溁灣鎮人的記憶不大相同,敬請原諒和幫助改正。

第一次到溁灣鎮



1972年,長沙五一路湘江大橋建成之前,長沙城里人要到河西去,因大江阻隔,甚是不容易。那時過河有三個通道,其一是五一路輪渡,二是中山路汽車輪渡,三是靈官渡坐劃子經橘子洲過河。到五一路坐輪渡過河后,上岸就到了溁灣鎮。溁灣鎮不大,就那么幾條街,抽根煙的工夫就能參觀完。

我第一次到溁灣鎮,是隨學校組織到岳麓山秋游。那是1960年秋,我在鐵佛東街小學讀六年級,算是小學里最高的年級,同學們都是十二、三歲了,所以學校大膽地組織我們這些高年級的同學去岳麓山秋游。

秋天的岳麓山

我們快樂得像小喜鵲,排著隊一路不停地嘰嘰喳喳。到了五一路輪渡碼頭,我們都槍著上船,可把老師們急壞了,生怕有學生在跳板上踩空掉下水,好在有驚無險,平安過了兩渡河,到了溁灣鎮。

為什么那時坐輪渡要過兩渡河?因橘子洲的阻隔,東面是主航道,是大河,西面是小河不通航。輪渡是每次每人一毛六一個來回。在河東五一路碼頭打票上船,河西沒人管。我就奇怪了,橘子洲上的人和河西的人坐輪渡就不要打票了?我問老師,老師笑了:橘子洲上的人和河西的人去了河東就不回家了?我一想:是呀,只要他們回家,就得在河東的碼頭上打票。

印象最深的河西汽車站



看慣了北正街、中山路、五一路,乍一見鄉土風味的溁灣鎮老街,我們都以為到了鄉里。這老街最多和我眼中的新河街差不多,只有河西長途汽車站在印象里最深。因為我長到十三歲還沒有出過長沙城,更沒有坐過長途汽車,所以對河西長途汽車站有點好奇。

出了溁灣鎮老街,不遠便是長沙公交5路車車站。老師為了鍛煉學生,這里到岳麓山只有幾里路,便還是讓我們排著隊去了岳麓山。后來上初中,每年不管是春游還是秋游,每年總要來一次岳麓山,每次都要經過溁灣鎮。

慢慢的我開始對溁灣鎮有些了解。我印象深刻的就是河西汽車站,是長沙通往常德、益陽、南縣、漢壽等洞庭湖區市縣和寧鄉的重要長途車站,站內還有開去長沙河西各鄉鎮的長途車。

*圖源/陳先樞

我大姐1961年在湘雅醫學院衛校畢業后,分配到常德石門縣工作,我和父親幫她背著行李,送她到溁灣鎮的長途汽車站去常德。大姐那時只有19歲,第一次離開家到遙遠的地方工作,在汽車臨開車時,她拉著父親的手哭得天昏地暗的。

后來,大姐每次回長沙探親和去常德上班,都是父親和我去送她上車。一直到1965年我下農村,才結束我的送行之旅。大姐那時也回過幾次家了,每次分別也沒有那么難舍難分,卻輪到我在火車站熱淚滾滾。

溁灣鎮那時鎮子不大,對著碼頭的鎮街上和鎮街對面的溁灣橋路是繁華之處。溁灣鎮的商店、車站、旅社、工廠、機關、學校等都在這兩條街上。橫街上有一個醬園和一個醬廠,這是我們蔬菜公司的下屬。

1989年,我從北正街醬園出來,公司領導因我祖輩是做醬園的,想把我放到溁灣鎮街上的溁灣鎮醬廠當廠長。這是因為我在本公司先后擔任過幾個醬園的經理12年,不想太為難我??晌遗艿綔粸虫傖u廠看了一回,雖然廠里條件還不錯,但太偏僻,晚上街上幾乎沒有行人,便打消了調來的念頭。因為那時溁灣鎮還沒有現在這樣繁華,交通也沒有這樣方便。再者我有關節炎,不適合在醬廠這樣鹽潮水濕的地方工作。

長沙酒廠和白沙液街



溁灣鎮過了溁銀路,便是溁灣橋路,這也是一條老街,因溁灣橋位于此而得名。路西頭曾是晉代大將軍陶侃設關卡的所在地,后世謂之“陶關”。

溁銀路新街好漂亮。左面小區是新外灘,前面便是老鎮路口了。柳建球攝于2019年。

只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時這條街比鎮街那邊更不熱鬧,這條街主要是住的居民,商店不多。除了街西口有個叫366醫院的武警醫院,其他便和長沙城許多老街沒多大區別。公私合營后,除了國營和集體商店,這條街上便沒有其他企業了。

可是,這條街后來卻在長沙有了大名氣。因為長沙酒廠在這條街上,而且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生產出了名動全國的白沙液酒。于是后來有人靈機一動,便把這條街改名為白沙液街。那些年,這里是天天酒香滿街,酒風吹得游人醉。

我記得我的好朋友、老知青宋志華在回城時,為了感謝當時華容新河公社的凌秘書幫助辦理回城戶口,特意在長沙找熟人開后門買了一瓶白沙液酒,送給這位肯為知青著想的公社秘書,凌秘書唯一的愛好就是喝酒。而那時白沙液酒可是有錢無處買的好酒。

白沙液街(原溁灣橋路),目前正在改造中,年內全新開街。圖為白沙液街有機更新規劃圖


再后來,白沙液酒沒有能持續輝煌發展,白沙液街便被后來的人們淡忘了??墒谴鸬膮s是街西頭的高葉塘公交車站,高葉塘公交站是河西最大的始發站和終點站。每天在這里上車和下車的乘客數以萬計,刺激得白沙液街熱鬧無比。當然,上世紀六十年代白沙液街北邊的望月湖居民小區的興建也為白液街帶來繁榮。

到麓山飯店開會



1978年時,因為湘江大橋通車已有數年,隨著湘江大橋開通,老溁灣鎮也擴大了不少。這時長沙市政府為了繁榮河西,便在湘江大橋西頭的溁灣鎮新馬路邊修了個大賓館——麓山飯店。

麓山飯店,即現在的通程麓山大酒店

當時長沙除了湖南賓館和湘江賓館外,最好的賓館只有麓山飯店和新火車站附近的長島飯店。

1978年春天,我作為市文化館的業余作者,應邀參加了全市文藝座談會,會場便設在麓山飯店。這可是我第一次進賓館。當時報到的地方設在賓館9樓,而乘電梯因人多要排隊。我一看那些排隊的人每個人胸口都掛了一個代表證,我卻沒有,怕不讓上電梯,便不敢去擠電梯,只好用自己的特長兩條腿爬樓梯。

好在那時我是搬運工,天天要踩三輪車,腳勁好,一口氣上個九樓不用歇氣。負責報到的文化館老師見我一頭大汗,非常奇怪,一問才知我是個大白癡。賓館的電梯是沒有人管的,只要是客都可以乘坐。

會議三天,第一天是市委書記李照明的報告,李書記有水平,不拿稿子給我們講了兩個多小時,沒有一個人打瞌睡。下午是分組討論。第二天是請省作協主席康濯作報告,康老是延安時期的老作家,和大作家周立波齊名,是湖南為數不多的老資格作家之一。他的報告非常精彩,因為坐在下面的都是大大小小的吃寫作飯的人。第三天是總結,這是開會的老套路。

秦腔戲劇影片《三滴血》劇照

每天晚上還在建筑工人俱樂部放兩部當時還沒開放的影片,如《三滴血》、《青春之歌》、《桃花扇》、《飛刀華》、《舞臺姐妹》等。這些都是文化大革命前拍攝的好電影,只是文化大革命中被禁,我們看時還沒開禁 ,可也還是開了后門,才讓我們看了幾部。

橘洲小橋上的“驚魂一刻”



開完上午的會,吃完中飯,幾個熟悉的業余作者便相邀去溁灣鎮老街玩。白沙液街口旁邊有座小山,和窯坡山相連,山上是一個莊嚴的機關。我們便順路走上小山,想參觀一下這個機關??蓹C關沒開門,有知道的人告訴我,有一段時間,這里是原岳麓區區委所在地。后來這個岳麓區(不是現在的岳麓區)被撤消,所屬之地劃歸長沙市西區管。

站在麓山賓館看對面窯坡山,已經沒有山了,正建一個大的中心小區。柳建球攝于2019年。

那時,沿著溁灣鎮老街自西向東,走到湘江邊大堤處就會看到一個閘型出口。連著出口的是一座兩邊沒有護欄的水泥橋,老長沙人稱之為橘洲小橋。小橋只有單行一輛汽車的寬度,一端是溁灣鎮,另一端是橘子洲。盡管橋很窄,而且時常發生行人或騎行者為避讓汽車而從橋上掉下水去的事故,但大家從溁灣鎮去橘洲,一般都寧愿舍大橋而走小橋。

江永知青梁修曼就曾在這個小便橋上有過一次“驚魂一刻”。她在回憶錄中寫道:

我回城后,被分在橘子洲上的橘洲船廠工作。有次我為了上班方便,老公幫我買了輛新單車。因為過了湘江大橋中的轉梯,到溁灣鎮都是一路下坡車過橘子洲,平時如果要上洲,有兩種選擇:一是轉向左邊的支橋。二是人騎車,扛著車子下轉橋。那天我直奔河西去交警隊辦新單車執照,沒有停留。我很順利的辦好了執照和牌照——一個小本本,一塊小鐵片。我高興的上車,騎向停車坪,也就到了小河的堤岸邊,穿過河堤的那個橋洞,就上了小河的便橋。


來到便橋上,見水面與橋面相距只有一米多,水已變渾濁。南面的流水因受到便橋的阻擋,變得格外湍急。行至到橋中央部分,不遠處走來一個年青人,他個子中等偏瘦,我全沒有想到一雙罪惡之手正在靠近。擦肩之時 ,瞬間,一股強大的拉力從單車后座傳來,單車驟然停下,接著而至的是身體背部偏右受到重重一擊,因我騎行在路左邊,不容思考,人車一起向江中倒去。開始時手還抓著車把手,但人一接觸水就人車分離,都拋入了江中。


在那生死關頭,頭腦是一片空白,只當呼吸到新鮮空氣,才恢復了理智。我順著急速的水流,慢慢向岸邊靠攏,幸運的是越來越靠近工廠,我看到橋上逐漸的聚集了很多行人,岸邊也有洲上的居民跟著我的漂流方向跑,不停叫喊,我估計前后有半個小時終于上了岸。一身濕漉漉的,江水、淚水一起往下流。還沒有到工廠大門就迎來了很多人,包括廠長秘書、楊班長和班組其他人。當我碰到廠里人時,我真想大聲哭出來。


我飽含熱淚接過碗,邊喝邊聽留守的師傅安慰我:“廠領導已派財務科長坐鎮協調,保衛科已去派出所報案,班組暫停工,動用廠里的機動船打撈單車。


下午四點不到,我見小朱騎著那部永久牌,高興的沖進了車間跟我說:“梁師傅,我幫你重新組裝,還你一部更漂亮的新單車?!?/span>


“驚魂一刻”發生后的第三天,我和老公將大紅紙寫的感謝信貼在了工廠大門口。隔天民警詢問了情況,并告訴我們,罪犯已抓到,半個月后知道罪犯被判三年勞教。


1968年建成的湘江便橋, 攝影/余志雄

溁灣鎮與橘子洲之間的小河,尤其是靠橘子洲的小橋北邊,是一片淺灘,是長沙最好天然游泳場,人們都叫這里是水陸洲游泳場。每年夏天,成千上萬的長沙人都來這里游泳。從溁灣鎮這邊望去,滿河都是穿游泳衣的青年男女,可算是長沙一道特別亮麗的風景了。

此時的小橋上,走的大都是從溁灣鎮上過來的去游泳人群,好多溁灣鎮上的青年姑娘,為了方便,都直接穿著游泳衣走小橋過河去游泳,完了又直接從橋上回家,大方地展示她們那青春傲人的健康身體。可讓廣大青年伢子大飽眼福。

后來,這個小便橋完成歷史使命,被拆除。

今日溁灣鎮



到了21世紀的今天,溁灣鎮早已不是當年的那個農村集一樣的碼頭了。沿江都是高樓大廈,所建的小區叫新外灘,這是要和上海最繁華的外灘相比了。窯坡山被挖平,這一大塊成了新溁灣鎮的中心。

溁灣鎮新貌。過去的老鎮街已變成這樣了。左邊是新外灘小區,右邊是交警大樓周圍的小區。柳建球攝于2019年。
河西交警大樓  攝影/明鵬

除了原來的麓山飯店改成了麓山賓館,還在二里半路口建了楓林賓館。楓林賓館對面是長沙地鐵二號線和四號相交的地鐵站,麓山賓館西面是通程商業廣場大超市,連高葉塘公交站也搬遷了。

楓林一路上看楓林賓館  攝影/洪心怡

通程商業廣場在麓山賓館西邊,二號地鐵口開在旁邊。柳建球攝于2019年。

溁灣鎮老街已找不到痕跡,讓很多世代居住在溁灣鎮的人都留戀當年的老街風光。

從溁灣鎮到岳麓山的二里半,原是一條只能兩部汽車對開的水泥鄉村公路,路兩邊是最著名的麓山南橘林。到了秋天,長沙滿街都是出售麓山南橘的攤子。可現在已是高樓林立,四醫院和省中醫研究院開在路邊,岳麓山的新登山攬車索道站就在四醫院旁邊,新開的新民路連通瀟湘大道。長長的二里半上坡道修成了平坦的麓山路。

楓林一路、麓山路交叉口,前方為通程商業廣場,左側為楓林一路路口,右側為麓山路路口

我還記得當年我第一次經溁灣鎮去岳麓山時,向同學學了一首兒歌:岳麓山歷史幾千年,從云麓宮下到白鶴泉。白鶴泉,水好呷,下來就是五輪塔。五輪塔,平又平,下來就是愛晚亭。愛晚亭,八只角,下來就是湖南大學。湖南大學,真好過,下來就是二里半。二里半,長又長,下來就是溁灣鎮旁。溁灣鎮旁,坐輪渡,一渡渡到五一路。五一路,長又平,一走走到我家庭。

晚上,睡著了我還夢到在溁灣鎮坐輪渡的情景。

END 

*本文由城市記憶CityMemory獨家發布,作者 | 柳建球,編輯 | 明明,未注明出處圖片均源于網絡。


添加城小憶微信,邀您入群,
與我們一起,找尋丟失的城市記憶

往期精選


風云際會袁家嶺 昔日長沙重要工業區雨花亭

長沙北郊和北郊名人故事 赤崗沖的七十余年

七十年代前長沙五一廣場 長沙街頭藝人圖鑒

蔡鍔中路風情錄 | 韻味馬王街 | 長沙人吃得刁

長沙70年擴城記  |  南大十字路上的年少時光

紅墻巷內老城舊貌 | 北大馬路到湘雅路的記憶

百年倉后街的非凡 | 長沙九龍倉下的老街記憶

松桂園與便河邊往事 | 記憶中的黃興路老商鋪

長沙一世情 | 越墮落越快樂:長沙墮落街紀實

長期征稿
如果您對家鄉有著特別的情感
并愿意分享您精彩生動的故事
文字或新老照片)敬請發送到
citymemory@csjyds.com
我們會尊重和保證您的權益

上一頁:長沙左家塘(下):桂花香飄獅子山
下一頁:坡子街上,被歷史塵封的中央銀行
777米奇影_777米奇影院狠狠色_奇米777 米奇影视狠狠_奇米影视777四色米奇影院